状态

847 篇文章

  哲学的应用性。
公布一下2020年度的博客访问数据吧,感谢围观。过去的一年里思考良多,收获颇丰。
“尔时佛告地藏菩萨。一切众生未解脱者。性识无定。恶习结业。善习结果。为善为恶。逐境而生。轮转五道。暂无休息。动经尘劫。迷惑障难。如鱼游网。将是长流。脱入暂出。又复遭网。以是等辈。吾当忧念。汝既毕是往愿。累劫重誓。广度罪辈。吾复何虑。”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武则天这句开经偈写得很圆满。
微博上的衣锦夜行的燕公子,本质上和咪蒙,和徐峥,和黄晓明都是一种人,也都属于同一种油腻。只是在术业专攻上侧重不同,燕公子是油,咪蒙是腻;同样徐峥是油,黄晓明是腻。
研究了一下#Clubhouse 的主页: 类似于国内Typecho轻模板;Notion开发者文档和社区文档;Sentry CDN内容分发网络;W3C标准技术; 除去主线,所有的功能性分支统统使用第三方载体以提高运行效率,包括他们的招聘信息挂载的是Lever的页面。 这很符合老外的互联网逻辑。我们喜欢平台,国内的开发者们也一直寻求「封装」技术,他们一…
有意思的是Clubhouse的趋势化并非一个技术性问题,也并非是一个需求疏漏,也不是马斯克多么具备号召力。我更认为它对应的是一个社会科学问题,它解决的需求是中文互联网一直未解决掉的,互联网全球化问题。
好像突然弄明白一个困扰我已久的问题:科学是一种方法论,而不应该是一种世界观。
人类学者项飙在《把自己作为方法》里说,“理解世界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真正的英雄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改变自己生活的每一天。想清楚究竟我能做什么,我跟世界的关系是什么。”
@王兴:如果没有乔布斯,智能手机的普及会晚多少年?如果没有马斯克,智能电动车的普及会晚多少年?一个朋友说他对比这两个问题之后认为还是马斯克更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