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阿梨

26 篇文章

昨晚跟阿梨沟通了一些意识形态问题,今早想起来感觉词不能完整达意。这是自然语言的一个陷阱,Matters里面有个作者谢孟在文章中表达过:自然语言往往不能区分复杂的逻辑层次,而将不同人的观点、立场趋于扁平化的理解。
很高兴能参与你的自我发现。
我在岛城的清晨醒来,我在岛城的黄昏睡去。
逐渐掌握一种新的社交表达方式——在短句结尾加一个「子」。嘻嘻子。嘿嘿子。想你子。亲亲子。
微博@出走的绒布狗:「 当把腿搭在在别人腿上的时候,可以减少腿的血液回流,让血液更快的回到心脏,促进血液循环,让身体更放松。所以这就是把腿搭在别人腿上舒服的原因。」
用殷勤和谎言去欺骗女人始终是种乏味、愚蠢、低级的价值观。真正卓越的关系,是倾力的真诚、温柔和专注,达成的恒久的深情。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看了会儿海峡往事,想到阿梨所在的城市,想到昼夜、厨房和爱,然后联想到厨房里有大蟑螂,然后就想不下去了。
我的工作经常因为期待完美而严重拖延,这方面阿梨有掌握的一个比我好太多的原则:先按照大致想法随便搞,搞完对照着再用心改。
还是决定把这一次的事情记录在档案中。不可以消磨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