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创造需要强逻辑,哪怕是艺术造诣上。我的逻辑性先天差好多。如果用绘画去形容我的意识形态的话,我的画布上没有点、线、面,无迹可寻,是一团团相叠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