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现在的立法机制真是不容乐观,注意是机制不是机构。这种机制是结构性的,而不是制度化的。开放式、多边的人际网络正在收拢,机制本身期待成就某种以代际为基础的社会关系。当然这极有可能也是宏观上的最优解,但是人的社会空间进一步被蚕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