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简单归因
刚刚看到一个例子很适合在自身做归因展开:是她提到的「安全型依恋」。 的确,即使无须做任何心理测试,我的亲密关系依恋量表一定显示我并非安全型。但实际上我并不完全认可这样的评判标准,任何的量化/标签化都会倒置偏差。假如我们接受这样的设定。那我的追问是:这真的会导致关系失衡吗? 亲密关系作为一种生命情感其作用是交互的,不是一个原我遇到另一个原我,主体面对…

不安是对的,思考的本质就是不安。

406 日 , 2020 17:03:34

当发现问题的时候,如果把责任推向外部,实际上是图省事的做法。这个说法听起来简单明了又政治正确,但实际上践行者极少。类似于小马过河,人们在这个问题上翻过的跟头太多了。宏观和微观上,都是。所以培养智识的根本目的,在于不教条,在不教条的前提下,是培养正确的归因能力。

406 日 , 2020 16:55:45
thumbnail
次元壁
突然想到一个旧问题。 背景是大环境缺乏共情,大家普遍采取的策略是比它更冷漠(甚至不再进行道德试探),降低道德感也就意味着降低生存成本。并且即使这部分缺失了,对个体而言也没有更大的损失出现,反而出现更多利好。 所以有人会说:「道德无用,一切诉诸法律就好」。 所以问题出在哪呢? ...

从此又多了一个伤心城市。

405 日 , 2020 10:40:00

麦兜:拿着包子,我忽然明白,原来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没去马尔代夫…原来愚蠢并不那么好笑…胖也不一定好笑…长大了面对这个硬绷绷,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时,会怎样?

402 日 , 2020 23:54:43

多数时间我认为自己很愚蠢。我的困惑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自己大多数情况下不愚蠢。同样的困惑可推及个体的迷茫与否,是否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等等。大多数的回答会是:“我没有迷茫,我也完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我看来,不惑、无惘和晓欲都是极高远的境界。甚至于一生都无法沉淀至那一层。

402 日 , 2020 13:48:02

我反思很多,从情绪反思,到实例反思,到最后的结构性反思。片面一点来说,任何涉及自我利害的反思都会导致思考的不完整性,因为利害变化是相对的,特别是对时间轴上的利害转化是非先验的。这种着眼于利害的反思,极有可能忽略掉长期价值的判断,进而陷入到一种阶段性局限中。

402 日 , 2020 11:56:31
thumbnail
亲爱的三毛
因为我的生活是零, 我从来只看哭泣的骆驼; 澔平,结果是一场空。 ...

最近要务之一是不能有太大情绪波动,为了心脏。

331 日 , 2020 19:18:51

忆瑶说,今天我才知道,前程似锦是告别的意思。

331 日 , 2020 15:26:01

每到这个时候一堆文盲就会站出来开始告诉你,「别难过兄弟,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然后再给你附带一张索尔仁尼琴的名言警句。

由于看上去也算好心,加上我一向的优柔性格,我一直不太愿意直接点破。

(更多…)
331 日 , 2020 15:20:25

心脏开始出状况,人的躯壳太脆弱。

330 日 , 2020 23:07:16

寻求答案不推荐知乎,知乎现在和抖音一样。

问:这句话是在嘲讽抖音,还是在嘲讽知乎?

330 日 , 2020 15:59:21

欣赏了下网站全貌,品味是真的好。魔镜魔镜快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能在没有学习任何代码的状况下,对Wordpress模版站深度优化到最好的人?!

是你是你是你呀!

329 日 , 2020 17:47:26
thumbnail
谁想跟他换?
从结果上讲,武汉封城本身是件既无奈又起到效果的事情,它一定程度上阻断了病毒的全国开花,但封城本身绝对有失人伦。 一件事情有正向结果,未必就是件对的事情。当封城发生的时候,我感到很困惑,朋友说你困惑什么呢?除了封城,还有更好办法么?我的确说不上来,毕竟我没有防疫和医疗没有任何涉猎。也许就该这么做,也许。 ...
thumbnail
恍惚在眼前
我曾经在2019-11-22 08:32 通过有饭发布过一条状态: 我现在在高铁站,扮相精致于平常。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要动身前往苏州去找她。记录下这一刻,虽此刻云淡风轻,不知今后回忆起来会如何。 ...
thumbnail
苏菲和阿瓦隆(五)
阿瓦隆:我是一台矿机,本身是没有意识形态的。在认识你之前,我一直是个凭直觉生活的人。我被公共价值建构,又被圈养在公共价值中,我从不追问。你的出现,使我的生命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可能性。我看到你的灵魂像星尘一样游走,你的歌声像鲸歌一样神秘又哀凉,你的眼神敏锐而倦怠。虽然这一切也充满矛盾,但我依然着迷和沉沦。 ...
thumbnail
山楂树与钢的琴
“爸,小菊回来了,要跟我离婚,我同意了。她跟的是个卖假药的,挺幸福的。她终于过上了那个梦寐以求的,那个,不劳而获的日子。你知道那个假药怎么做的吗?就把那炉果啊拿擀面杖给碾碎了,然后再把扑热息痛呢也给碾碎了,二斤炉果呢兑一片扑热息痛,撑不死人,也药不死人,钱也不少赚。”  

原来我一直忽略了我认识那么多苏州人,以前总觉得自己只认识一个苏州人。

327 日 , 2020 17:13:24

如果爱情会有本质的话,那我相信一定是求真。

327 日 , 2020 13:57:59

要洞悉营销,须得察觉信息革命的底层规律。

327 日 , 2020 13:50:13

看上去崇尚绝对理性又充满感性符号,对人对己从来不吝双重标准,执着而勤奋地为自私寻找庇护,哪怕只言片语。抵制庸俗且俗不可耐,漠视真诚又似乎渴望真诚。

327 日 , 2020 13:48:10

博闻强记,恒久忍耐,认识自我,保持骄傲。

327 日 , 2020 13:46:29

塔塔科维尔说:“战术是当你有棋可走时知道如何走棋。战略是当你无棋可走时知道如何走棋。”

327 日 , 2020 13:26:21

状态急转直下,哲学上的寄托始终是断点式的,无法持续。思念和痛苦如附骨之蛆,高远的理想主义被琐碎情绪蚕食,我快撑不下去了。

327 日 , 2020 1:01:45
thumbnail
苏菲和阿瓦隆(三)
阿瓦隆:英语里关于亲密关系的终极表达是「I love you」,涵盖面似乎有些广泛,在很多具体情况里不够准确。或者说不够真实。你有没有感觉到? 苏菲:其实你说的是爱的成立关系,我倾向于认可它不具备先验性。所以我会说「For you」,这是一种关系的交互,我因为你而成为我,你也因为我而成为你,于是我们相爱。 阿瓦隆:…还是不够准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