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在对待具体事务上,要力求逻辑自洽。但对于个人的价值观上,尽量还是保持开源。如果一个人的价值观过于自洽,要么头脑很简单,要么很不简单。不过多半是后者。 ​

状态

谢林点(Schelling point),是博弈论中人们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的选择倾向,做出这一选择可能因为它看起来自然、特别、或者与选择者有关。这一概念是由诺奖得主托马斯·谢林提出:「每个人期望的聚焦点是他人期望他本人期望被期望做出的选择」。 ​

状态

有的人大脑是行为发生器,有的人的是解释器,有的人的是计算器。当然,所有人的大脑都是混合器型,只是大部分人在大脑功能划分是分主次的。通过对主次关系的判断,可以理解一个人的气质类型。 ​

状态

在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框架是这样的:每个人只需要守法,即可享受绝对自由,即能选择做任何事。理想状态下的新自由主义可以延伸到:假如双方知情同意,一方可以杀掉另一方。

其实这件事情姜文在一步之遥里已经讲得很明白了,它存在这样的漏洞:
其一,法律是是既得利益者的维稳手段,其公正性更多的是跟随意识形态(即自由)而论,而自由并不能呈现客观状态,它是非标的。用非标的意识形态去指导理应标准化的司法流程,很容易导致其冗杂和混乱。
其二,法律不断在为自由买单(也可以说为资本),故司法公正之阈值会被不断拉低。制度会渐无边界,一切会走向坍缩,道德和人文将逐渐湮灭。

状态

假如你的确能够帮助到别人,但是你知道你是被利用的,那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同人群的分歧,还挺直指人心的。对舍己观的摧折,也是新自由主义在意识形态斗争中很重要的一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