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目前的政见还是没有改变,依然是社会民主主义:通过民主宪政的原则来发展私有制经济,通过税收+二次分配的来调节国家的贫富差价。

不过朋友提醒过,社会民主主义仅限于小国政治。为什么这么说呢?还是那个前提,一件事情,经过充分的广泛的讨论,一定会得出真理。但问题就在假如是小国(如瑞典)搞民主,一件事情经过充分的广泛的讨论是可能的。如果是中国这样的大国,这种讨论的「充分」和「广泛」就会变得极其困难——虽然站在概率角度,也许几百年几千年能讨论出来,毕竟猴子也能敲出莎士比亚全集。但是站在人本角度,这个事情确实不具备实践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