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化情

跟一个网友讨论唯心论。

必须说明的是,在不久之前,我也是个笃定的唯心论者。具体表现是: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会围绕其正确性找论据,假如论证受阻,我会重新选择角度和搜集论据,继续证明其正确性。假如在讨论过程中,对方的说服性更强,那我会暂时保持自己的观点,因为我认为说服力的强弱本质上是一种技巧。

看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坚持「自我/直觉」、否定诡辩/话术技巧,持续自我思考。——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基于感觉找论据,然后形成观点,甚至是观念。

这本质上算是一种唯心论。

有的人可能说我的论证过程是理性的,你怎么可以说我是唯心呢?它涉及到一个悖论「你认为你的感觉是对的」。在我之前发布过的短句集里,我提到过判断题>选择题>简答题,判断是第一要务。那如何证明你的判断是理性的?

逻辑。

纯粹的理性思考是不存在的,多数人都是在依据经验知识做判断。多数人都相信的是,自己是存在初始命题的。纯粹理性思考可以揭示它们么?可以,但做不到。因为自性的限制。这是很根本的。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任何一个想法或是判断,但凡并没有与之前所具有的矛盾,那么就可以认为是绝对理性的。

而能够实践上述内容,所需具备的特质是对万事的逻辑推演能力。

所以一个不严谨的唯心论者,对逻辑的追求是弱的。任何一种价值判断,其决策部分都是最难的,其论证过程反而只是个思考通路和实证搜集的问题。唯心论者恰好是反过来的。所以我们形容一个人思维僵化/老化,最诛心的一句评价是「这个人陷入了自我逻辑中,他的一切观念并非理性思考,而是基于经验的自圆其说」。我见过每一个走向衰老的人,在思想上都会经历这一层。

唯心论本质上也是一种情绪导向。因为对于唯心论者而言,意识形态、价值观都是由情绪衍生。所以会出现啥情况呢,就是所谓的「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还是很有情绪」。在我看来,这就叫不懂。

还是情绪。一切并非无根而生,盖因情绪使然。因情致理,理不化情。所以还是烦恼和忧愁种种,虽然知道一切如梦幻泡影,却挥之不去。

我看「以理化情」的道理,概源冯友兰先生的《新世训》一书。他在书中把以理化情讲得简单生动:

一个孩童走着路,被石头绊倒了。在地上哇哇大哭,大人见状,用手拍打石头说,坏石头!坏石头!孩童心气稍解。这叫为情所困。

但同样如果是你走在街上,被石头绊倒,你起来拍拍尘土就走了。你不会恨那块石头,因为你知道,石头本身没有问题。石头绊倒人,是个自然规律,你不必为此困扰。这就叫以理化情。

所以你看,假如是真的通晓「理」,是确实能做到「化情」的。那些「知理」而「未化情」的部分,多是未「达理」。因情而生之理,非理。因逻辑而生之理,是理也。

这只是我对于「以理化情」的粗浅之见。读此篇觉有所收获或有所困惑之诸君,我建议读一下冯友兰的《新世训》,有条件的可以读一下《庄子 · 至乐》。

未明而概,已达而止,斯所以诲有情者,将令推至理以遣累也。以理化情,故不悲。实为大境界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