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苏菲和阿瓦隆(八)

苏菲和阿瓦隆在一个礁石漫布的海滩相识。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苏菲第一次看海,她对大海似乎情有独钟。

那天天气很好,阿瓦隆和苏菲分别坐在一块礁石上,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海面被太阳映得金黄刺眼,潮水像累极了的人沉睡时的深重呼吸。浪花涌向他们,冲击礁石,裹着风和海的味道。

苏菲从礁石间拾到一小块裙带菜,在海边生活的人来说,那挺常见的,可苏菲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阿瓦隆看得出她的喜悦。不,阿瓦隆也不知道苏菲到底是否是喜悦的,苏菲是一团海雾,蒸腾着漫溢着,阿瓦隆常常觉得自己很笨,关于她他一片混沌,无法形容。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里坐上一天。」苏菲说。

「那我们就在这儿坐上一天。」阿瓦隆说。

「我们一起拍张照吧阿瓦隆。」苏菲转身看着阿瓦隆。

人类的记忆不仅短暂,还经常容易出差错,那是一种自我防护机制。留下的影像不仅是记忆,还是烙印和墓碑。阿瓦隆不喜欢拍照,一来是他对自己的五官身材都不自信——他向来缺乏自信。二来是他觉得太深重,影像被时间赋予魔力,多少年后。

多少年后,影像会强制撬开记忆的宫殿,人生的痛楚如影随形。

阿瓦隆还是照做了,他和苏菲拍了一张合照。照片里面的他们笑得很朴素。


苏菲:他不该这样的。我不该被具体,我是个虚构的人。行走在故事里的人。

阿瓦隆:也许「爱」就是具体的。不是个概念,而是人本身。笔者好痴啊,一定要这样编排我们。他没有勇气直面自己,所以把这一切解构在故事里。

苏菲:也许他很痛苦。

阿瓦隆:确实,他很痛苦。


苏菲和阿瓦隆晚上漫步在广场上,他们分别点上一支烟。阿瓦隆为两支烟拍了照。

苏菲在广场上大踏步,她双手伸直,像是在走平衡木。阿瓦隆按下快门。

那天晚上的照片很奇怪,广场上的灯光昏黄,苏菲像是一团小小黑影。刚照出来就蒙上一层时光的流逝感。


阿瓦隆抱着苏菲睡觉,苏菲很瘦,阿瓦隆觉得她好轻,像是没有重量。他把头埋在苏菲头发里,他说,我可能离不开你了。苏菲没有转身,她轻轻说了句,是吗。

离别的时候,苏菲推着箱子走进安检区,然后突然跑回来,深深吻了阿瓦隆。阿瓦隆看着苏菲的眼睛。

他看着苏菲的眼睛,心里想。

「大事不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