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有一天晚上,我发现她有点忘乎所以,她又说了她的虚无主义思想——那些伟大的人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他们是生来就有那些品质,那有什么可说的,那就像在抽签时抽到好签,那有什么可欣赏的,但她表达地绘声绘色,充满想象力。啊,假如她想的话,她对语言的运用太自如了。她好像有一种秘密意图,想抹掉所有事情的意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开始让我很伤心」。

埃莱娜 · 费兰特的厉害之处是能回忆并完整记录下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