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从(一)

所以说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源自「本无意」的。

就像我常被高估了的品质:温柔、尊重、宽容,本质上源于少年时代被家庭的驯化和本性里的怯弱。直到三五年前,当这种被动被自身内化,我也慢慢理清脉络和核心,改变动因。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这是种力量。

大约两年前,由于公司战略和架构调整,我被迫岗位调动,全权负责所有项目的营销工作,在两眼一抹黑的恶劣情况下,还必须扛布置下的各项硬指标。这一度让我非常头疼,具体的细碎和挣扎我在这里不展开。我想说的是这其中的一条「本无意」的脉络:

最初我们是期望通过「技术」撬动细分行业的空白领域,国别间的营销通路实际上有一个转瞬即逝的时间差,可以利用这个切进去。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的所谓「技术」,特别在美国,一文不值,技术驱动不了本质。虽然这一切在商业上看起来荒唐幼稚,但这为后来我读海德格尔和技术相对论提供了思考空间。对技术的思考,这是其一。

后来我提出要做社交。这个有意思的点在于它的由浅入深是,从「技巧」本身探寻到「人与社会的存在关系」。在这方面我们还真做成了点利用人性的事儿,在这里不赘述。但这个问题又使我深知人本身的局限与盲从,从而在精神层面陷入了另一个思考:人本质上是什么样的存在?人与人、人与社会的本质关系是什么?人的「要素」是什么?——存在的价值是什么?这是其二。

再后来我个人对虚拟货币感兴趣,本质上并不是对其背后的技术和价值感兴趣,纯粹是一种投机行为,在经历一波对我个人而言的巨亏后,我又开始思考:货币是什么?支付宝某种程度上可以造币,腾讯也可以造Q币,中本聪可以发币——那到底钱是什么?资本又是什么?这是其三。

以上三个问题,如果很通俗的表达其意义,实际上是容易解释的。但是要阐释其本质,确实需要下很大功夫,甚至一生去思考和探寻。这个我可以放到后头细讲,但有一个问题从内心的衍生和抛出还挺重要的:

「你在意社会的终极形态么?或者说进化形态。」

假如你对《后浪》颇有微词,同时你自认为对体制有所认识,却秉承「穷乐吧,都一样」的人生观,那实际上这是种巨大的人格分裂。你得关心这个。

就像我之前所说过的「提问题和挑毛病的本质区别,是在于有没有一起解决的心愿」。这个社会目前的形态,是没有兼容之道的,当然人是有上升区间的,但那不是阶级通道。

阶级、资本、人性。

所以最终的最终,你会发现所有的社会矛盾都聚焦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公平还是平等。要知道本质上讲,公平就不平等,平等就不公平。所以核心的问题来了:究竟是公平带来平等,还是平等驱动公平?

这一系列文章是基于我所学所感,针对理想主义社会的一些阐释和感悟。这其中包括当代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解构,包括对人本主义的思考,对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主观定义。

我准备写一个系列。来讲明白这件事情,给自己听。

何去何从(一)”的一个响应

  1. Anseong说道:

    看出你是做亚马逊国际的,我想问下,如果亚马逊美国某个细分市场,头部品牌不是中国商家的品牌,那么切入这个市场,我们还有没有机会

    • 我个人认为相当有机会。北美充电宝第一品牌Anker是曾就述职谷歌的湖南人创办的,且目前亚马逊、eBay等等各种平台的很多类目,实际上都是中国人在做头部。
      且北美很多类目是你想象不到的。比如咱们这边做植物室内培育的紫外线灯会莫名其妙在美国卖火,我们去调研发现他们都买回去在仓库里种大麻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