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语

郁郁葱葱

这篇存了好久一直妹腾出时间来写。

我在上海和苏州两地分别尝过最好吃的汤面,分别是鳝丝面和阳春面。按照我的理解,浇头烹饪繁复带来的美味当然也是一种好,但是好得不够高远。在去年的秋冬之交,我和阳春面的相遇一举击破了这一境界。阳春面的滋味,是在一种平静表象下的丰富,丰富是内敛的,在口感上的表现则是克制到恰如其分。想到这里我一拍大腿,这他妈不就是我嘛!

最终证实是我小瞧了阳春面的深厚底蕴。阳春面的汤底是用各种肉类细分配比长时间熬煮、后用用肉蓉吸附浮油杂质,层层过滤最终得到类似与川菜一绝「开水白菜」的清汤。较之于将所有主料辅料呈现于汤面本身,阳春面做到的是所谓和合。所以这一期的办公室厨艺展示是要做阳春面么?

显然不是!这个太复杂了。我们要做葱油拌面。

葱油面的做法实际上和阳春面异曲同工,但是在前期的准备和处理上要简单很多。当然风味也不像阳春面那么雅韵高远,葱油面的红尘味道很浓,葱本身是一种香辛料,被做成葱油浇到面上。简俗。油香。

做法特别简单,先准备小葱。注意是小葱,不是山东大葱。我之前一直用山东大葱,做葱油面,吃起来总感觉太浑厚,大葱的味道偏辛,小葱更多的是香。葱绿和葱白切段,分成两波。

起火烧油,先放入葱白,葱白比葱绿吃火候。放进去以后转小火,然后放入葱绿。炸葱油要注意油不可少,这是道风尘菜,油一定要加足。由于葱段受热不均,颜色焦黄就要用筷子挑出,直到全部炸好。

炸葱油的同时烧水煮面,面开后过冷水捞出。

葱油炸好后,在油中加入生抽、老抽、蚝油、糖各一勺,开过熬至炸裂香气。然后直接浇在面条上拌匀。成品是这样的:

事实证明女孩子对一切事物的视觉化渲染是有天赋的,这一拍感觉更好吃了。当然实际上也很好吃,在目前的办公室厨房计划中,我们没有一次翻车,每次都很好吃。

葱油面几乎是在快手餐中我会做的,完成速度最快,同时味道又最好的面。但是这玩意吃个一两顿就很容易够,红尘嘛,策马西风,太容易腻歪。但是好久没吃你再吃,又会觉得哇好吃。人生嘛,柳暗花明,总反反复复。

搞个葱油面也要上价值。可见这个博主多能吹水,大家一起唾弃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