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想跟他换?」

从结果上讲,武汉封城本身是件既无奈又起到效果的事情,它一定程度上阻断了病毒的全国开花,但封城本身绝对有失人伦。

一件事情有正向结果,未必就是件对的事情。当封城发生的时候,我感到很困惑,朋友说你困惑什么呢?除了封城,还有更好办法么?我的确说不上来,毕竟我没有防疫和医疗没有任何涉猎。也许就该这么做,也许。

我相信武汉人甚至湖北人记得住这段时间以来某些人类的嘴脸,封路堵桥、让武汉人在高速上下不来待了四天四夜、嚷嚷着赶紧封城、见到武汉人像见了鬼。说得都是你我。而在互联网上,又是另一番景象。所有人都热心帮助武汉甚至湖北躲过瘟疫,施放的善意令人感叹。

这对他们的影响是一生的,甚至于是一代人的。但我想讲的不是对立和仇视。

地球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凝聚力正在逐渐瓦解。共情也会有,但遇到哪怕鸡毛蒜皮的矛盾就会完全崩塌,且消逝的速度令人惊叹。善良也不是那么用的。

一代人总有一代人的苦。在我们的世代,人与人的隔阂、不理解、不信任、仇视、自私将让我们这一代人无法安家立命,不知道何去何从。

和《新世相》一样,我也觉得难以改变潮水的方向。多数人的想法是,我能做到自己就好了,可结果是潮水以你想象不到的速度淹没你,你甚至感受不到,也发不出声音。所有人都会习惯这一切。

那么多悼念李文亮医生的人。把他捧上神坛,称他伟人、国士无双。好像只要把他捧高,我们就可以规避什么。我们都在害怕并设法避免像他一样的悲剧。

我没看到有一个人说,「我想成为李文亮医生那样的人」。因为他们都怕。

假如给你个机会,你愿意跟李文亮医生交换么?

我可以不迟疑地说,我想跟他换。

群星 – Bygone Day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