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最后的生机里,你愿意和谁一起看生死枯荣?

最终她回答我,她会去她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老朋友,问一下每一个人,过得好不好。

那天天色很好,我俯在她身后为她按摩后背。她趴在床上,看不到我一脸落寞。

而关于世界末日的那一篇,我内心的回答是,只要牵着你的手,世界末日有或者没有,如何爆发,哪天来临,对我来说没区别。

我并不遗憾世界末日,世界末日的那一刻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没差别,对于一个通识,其实这一题真正要问的,是当你人生的时间和可能性都及其有限的时候,你会如何选择。

我并没想束缚你什么。这个问题带给我的遗憾和落寞,就好像和睦一生的夫妻,在对方白发苍苍的临终时刻得知其最惦念的还是初恋一样。

原来我们之间的存在,从来都在不同的语境。原来我们对关系的定义,从来都是不同的标准。我们在误解中相互错开,就像时间在我们之间开了一场巨大的小差。

我已经不想知道答案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