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尔时佛告地藏菩萨。一切众生未解脱者。性识无定。恶习结业。善习结果。为善为恶。逐境而生。轮转五道。暂无休息。动经尘劫。迷惑障难。如鱼游网。将是长流。脱入暂出。又复遭网。以是等辈。吾当忧念。汝既毕是往愿。累劫重誓。广度罪辈。吾复何虑。”

状态

微博上的衣锦夜行的燕公子,本质上和咪蒙,和徐峥,和黄晓明都是一种人,也都属于同一种油腻。只是在术业专攻上侧重不同,燕公子是油,咪蒙是腻;同样徐峥是油,黄晓明是腻。

状态

研究了一下#Clubhouse 的主页:

类似于国内Typecho轻模板;
Notion开发者文档和社区文档;
Sentry CDN内容分发网络;
W3C标准技术;

除去主线,所有的功能性分支统统使用第三方载体以提高运行效率,包括他们的招聘信息挂载的是Lever的页面。

这很符合老外的互联网逻辑。我们喜欢平台,国内的开发者们也一直寻求「封装」技术,他们一直在追求「分布式」。

这也能带来另一方面的阐释: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用户只有极少数在自建站购物,以及为什么美亚的PC端转化依然有雄厚人群,和为什么我国的博客用户和欧美及其它国家的博客用户数量上差别巨大。

其实是一回事儿,战略技术决定渠道依赖。

状态

有意思的是Clubhouse的趋势化并非一个技术性问题,也并非是一个需求疏漏,也不是马斯克多么具备号召力。我更认为它对应的是一个社会科学问题,它解决的需求是中文互联网一直未解决掉的,互联网全球化问题。

状态

人类学者项飙在《把自己作为方法》里说,“理解世界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真正的英雄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改变自己生活的每一天。想清楚究竟我能做什么,我跟世界的关系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