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对于人的甄别和追求,是价值观导向还是需求性导向,这是两条路径,我认为无法做到平衡性,总要选一个。很庆幸截至目前做到了前者,更幸运的是,也被有同样想法的人坚定地选择着。 ​


状态

很多后面看起来是改变个人世界观的契机,在当时看起来确实云淡风轻,平实甚至幼稚。比如我开始反思战争和社会结构的那个节点,实际上是源于初中二年级第一次听到朴树的《白桦林》。 ​